张耳陈馀传

陈涉起蕲至陈,耳、馀上谒涉。涉及左右生平数闻耳、馀贤,见,大喜。陈豪桀说涉曰:“将军被坚执锐,帅士卒以诛暴秦,复立楚社稷,功德宜为王。”陈涉问两人,两人对曰:“将军瞋目张胆,出万死不顾之计,为天下除残。今始至陈而王之,视天下私。愿将军毋王,急引兵而西,遣人立六国后,自为树党。如此,野无交兵,诛暴秦,据咸阳以令诸侯,则帝业成矣。今独王陈,恐天下解也。”涉不听,遂立为王。


张耳陈馀的建议对于陈生来说非常重要,能够给陈胜日后更多缓冲的空间,对于部属的背叛也能更名正言顺的交涉。

张耳陈馀 … … 至诸县,说其豪桀曰:“秦为乱政虐刑,残灭天下,北为长城之役,南有五领之戍,外内骚动,百姓罢敝,头会箕敛,以供军费,财匮力尽,重以苛法,使天下父子不相聊。今陈王奋臂赤天下倡始,莫不向应,家自为怒,各报其怨,县杀其令丞,郡杀其守尉。今以张大楚,王陈,使吴广、周文将卒百万西击秦,于此时而不成封侯之业者,非人豪也。夫因天下之力而攻无道之君,报父兄之怨而成割地之业,此一时也。”

非常有煽动力的一段演讲,可以作为革命宣传的范文。

  1. 首先直接之处了敌人:秦乱政无道;
  2. 之后说明了当今形势:陈王始倡,莫不响应
  3. 并且煽风点火的同时还顺带说了手段:家自为怒,各报其怨,杀令丞守尉。
  4. 最后画饼鼓动的同时还加上了时间限制:建功立业,裂土封侯,此一时也。

张耳陈馀跟随武臣一起徇赵地。并且鼓动武臣自立为赵王,武臣也成了陈胜手下中第一个自立为王的臣子。如果说陈胜的反叛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,那么武臣的自立为王,则是让这个时代更加疯狂。更多的人会意识到,原来是可以自己封王的,原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。

后张、陈二人在巨鹿生出嫌隙,典型的个人利益,朋友关系与时代局势相纠缠。

陈馀在项羽分封诸王后,心怀不满,鼓动同样有野心的田荣。从田荣处获得兵马,攻打张耳。这一段与之前鼓动武臣自立为王有相同之处。都是在局势稍有安定时搅乱时代。

自此之后,张耳陈馀不共戴天,彼此的唯一目的,就是置对方于死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